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4章:血洗地判楼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常牧风率领一营龙羽卫将临时改为十三楼总部的地判楼围住时,已是深夜子时。

    为了配合常牧风,慕容拓还发令从抚北营调来了大批人马,又在龙羽卫外围构筑起了另外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“十三楼楼主慕容拓欺君罔上,妖言惑众,龙羽卫代天讨伐,其属下投诚者既往不咎,若有附逆一并格杀!!!”

    一位身披金甲的将领策马向前,举着火把,对着地判楼内大喊时,其他龙羽卫已在常牧风身后一字排开。

    “楼主,不好了,不好了,常牧风带着龙羽卫把地判楼给围了!”

    李杜气喘吁吁来报时,他想到了慕容拓要动手,却没想到会那么快!这几个月来,他每日忍受毒药煎熬,为得就是让太子安心,缓出一段时间,好做谋划。早知如此,何必委曲求全!

    魏九渊沉吟片刻,抬头问道:“来了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龙羽卫整整一营人马,身后还有抚北大营的人压阵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,魏九渊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这是摆明了连一只苍蝇也不让飞出去啊。只可惜,当初为了打消太子顾虑,他命几位楼牧把大部分人马都驻扎在了玄阳城外,现如今,十三楼人手奇缺,就算几位楼牧身手非凡,也断无接连撕破两道防线突围而出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与魏九渊一样,分裂两旁的冷凌、李杜、皇甫铮、史胜等多位楼牧,也是一脸肃穆。

    魏九渊沉默片刻,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冷峻地扫视一周后,道:“派到朱阳城的人迟迟没有消息传来,看样已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微微一顿,从怀中掏出了一瓶忘忧散:“诸位也都听见了,龙羽卫的人是为我而来,你们大可不必跟我一同送死!”

    这自然是他在客套试探,若是真如他所说不必一同送死,前些日子,又何必悄悄派人盯死了几位手下的一家老小。

    话未说完,几位楼牧已经齐齐跪倒,信誓旦旦道:“我等自当与魏大人生死同命,还望魏大人不弃!”

    现如今,就算他们心中有怨恨,也只能跟魏九渊同舟共济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嘻,这么些年来,死在我史胜手上的冤魂不到一百也有八十了,地狱里的阎王老儿恐怕早就想请我下去陪他吃酒了,黄泉路上,我们哥几个一同作伴也不寂寞!”

    那是史胜头一次与魏九渊兄弟相称,见他洒脱,魏九渊也不怪罪,只猛拍了一下桌子,大吼一声:“既然几位兄弟仁意,我魏某也不再推脱。不过,话又两说,常牧风虽然人多势众,你我几位兄弟若是全力相拼,不去恋战,并非没有杀出一条血路的可能。到那时,我魏九渊便重召旧部,带领大伙儿好好与他斗上一斗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魏九渊已将一整瓶忘忧散直接吞服了下去,因为伤病,几月来他大幅减少了忘忧散的用量,今日生死之战,已无暇再顾伤病,只求全力一战。

    纵然是个死,也要拉上常牧风垫背。

    说话见,几位楼牧已在魏九渊的带领下,各自拎着趁手的兵器,和为数不多的几十名楼兵呼啦啦冲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地判楼外院处大门紧闭,几位守门的士兵挺着手中长枪,透过门缝战战兢兢地注视着门外龙羽卫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门外,摆在队伍最前的一张香案上,线香香灰噗嗒落地,眼看就要烧完。

    常牧风骑在马上,手中紧握着天瀑剑,想起过往种种,不禁咬紧了牙关,心道:“既然魏大人让我变成了魔鬼,那常某便把你一同拖下地狱吧。从今以后,我常牧风便是十三楼楼主,一人之下,万万人之上。什么江湖门派、狗屁武林,到那时,皆要纷纷跪拜在我常牧风膝下。”

    “禀常大人,香已燃尽!”

    金甲将领的话再次把常牧风的思绪拉了回来,只见他抬头向着地判楼紧闭的大门看了一眼,早在自己被关在这分部地判楼里的地牢中受尽屈辱折磨时,他便曾发誓,有生之年,再来此地,定要让这里血流成河。

 &n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