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08瑜芳番外(5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席亮瑜走进婚纱店。

    景芳看到他,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她的准未婚夫感到陌生男人和景芳有隐晦的关系,当即起身,拦在景芳身后,正好挡住景芳看席亮瑜的视线。

    准未婚夫问景芳,“中午吃什么?”

    景芳侧头,余光看着镜中——

    镜中,她已经看不到席亮瑜。

    景芳说:“中午吃中餐吧。我突然想吃鱼香肉丝。”

    准未婚夫搂住景芳的肩膀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景芳身体微动,从准未婚夫的怀中走开。

    男人面色微变,眼中露出两份苦涩。

    他们是恋人,马上就要结婚,自己的女友却无法接受拥抱,更遑论亲吻,以及其他。不过他有信息,他对景芳好,景芳会懂他的良苦用心,总有一天会对他产生感情。无论亲情还是爱情,都是感情,不是吗?

    就在三人僵持在一众微妙的氛围中时,剧烈的脆响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几乎就是同时,景芳看到窗户上大块玻璃碎了。

    她还不急惊讶,席亮瑜已经扑倒她面前,压着她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着,四面八方传来玻璃的脆响。

    脆响身中,景芳的准未婚夫尖叫。

    席亮瑜沉下眉眼,抱着景芳就地滚了一圈,看到街道上围上来的穿着特警制服的人员,想都不想,背起景芳,肌肉紧绷,像猎豹一样拔地而起,一下子窜到楼梯。

    子弹跟在席亮瑜身后,发出明亮的火星。

    景芳的准未婚夫从没见过这种阵仗,眼前一花,晕倒。

    此时,景芳伏在席亮瑜背上,脑子完全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她不懂为什么会有枪声,她为什么要逃,席亮瑜为什么要救她

    对呀,席亮瑜怎么会救她?

    他分明,一直对她很冷淡,充其量,就是把她当成亲人。为什么要回来,还背着她跑?

    景芳一肚子疑问,却在这种紧急关头,一句都问不出。

    她贴在席亮瑜结实的后背,感受他的体温。

    很快,席亮瑜背着她到化妆间,把她推进衣柜里,离开时,食指竖在唇边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都是消音枪,自然不会有明显的枪声。但子弹打在地板墙上,还会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景芳以前倒是玩过射击,也玩过cs,但从没体验过真枪实弹。

    她从未感觉,死亡如此近。人活着如此无奈。

    尤其当声音一点点密集,接近

    狭小的衣柜里,光线从狭小的缝隙洒入,整个衣柜十分幽暗。景芳咬着手指,眯眼从缝隙看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却能听到很轻脚步声。空间中甚至都飘着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来人是谁?

    景芳身边连趁手的工具都没有,打定注意,一旦那人打开衣柜,她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来人好像一早知道衣柜中有人——

    衣柜打开,景芳出脚,来人侧身躲闪,抓住她的脚,把她拽出来,反剪胳膊,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景芳听到骨头嘎嘣一声,忍不住闷哼出声。

    来人声音嘶哑,是那种生涩金属相互摩擦的质感,听得景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大公主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景芳脸贴在地上,根本看不清背后的人,“你是谁?我没有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来人说:“景澜的独女,不好惹。如果可以,我们真不想得罪你们。但是没办法。条子追的紧。没有你做人质,我们兄弟几个,今天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人质不止你一个。店里所有的服务生,那个弱鸡,还有一个会武功的,都是我们的人质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主,游戏开始了”

    景芳脑子飞快旋转,和对方商量,“我爸在道上有些关系,你今天放了我,算是卖我一个面子,我爸肯定会还这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那人拧着景芳胳膊,压着她的腿,强迫她直起腰。景芳身体不得劲,又是痛苦的哀嚎。

    “大公主,你当我第一天出来混,没听到景少的名号?若是今天我们没开抢也就算了。现在已经开抢,景少便不会再放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主,不想吃苦头,就别刷花样。”

    那人用巧劲,把景芳拽起来,押着景芳往前走。

    景芳却无法挣脱,只能点头,“好,我都听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走出更衣间,那人把景芳推到墙上,景芳撞到脑袋,耳朵都在嗡嗡叫,那人已经取出黑色眼带,单手押着景芳,给她戴上眼罩。

    之后,景芳被人反绑着,推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黑暗中,恐惧无限制放大。

    景芳猜测对方的身份——

    道上的人?

    道上的人,会说黑话,会成景澜为景少,会估计景澜的势力。

    但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毕竟t市的地下势力,被景澜收拾的很干净。每个地盘的势力盘根错节,像苍天大树的树根一样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所以不管是大混混,还是小混混,都有很多顾及。从来不敢动景芳半根汗毛。

    而真对景芳出手的人,就是无牵无挂,打算鱼死网破的人。

    但道上的人,也讲究和气生财,轻易不把事情做绝。一旦要下狠手,绝对不会有余地。

    景芳自问,最近她没听说啥逼着兔子咬人的事情!

    如果不是道上的人,还会说黑话,还能手持枪械多半是从“岛”里面逃出来的耗子。

    景芳思考时,被人猛地往前推,她踉跄向前,脚步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身体往前杵倒。而她摔倒后,砸在一个肉垫上,鼻尖是熟悉的体息,景芳差点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和席亮瑜在一起!

    景芳想起刚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