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4章 你遇到骗子了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具体缘由,我不能说,但我可以用人格担保,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回天鬼手迎着陈帅的目光,面色凝重,没有半点玩笑之意。

    “我是孤儿,堂上既无双亲,也没有半个至亲长辈,平辈之中,亦是无亲无故,我实在想不出,谁会干涉我的婚事?”

    陈帅顿了顿,霸气说道,“而且,放眼整个天下,谁又有资格干涉我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只能告诉你,若想婚事能顺利进行,最好改为娶妻,否则,势必徒增变故。”回天鬼手的表情变得更加严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陈帅突然仰天狂笑,笑声穿透车顶,震彻苍穹。

    这是诸多情绪交织的笑!

    愤怒、失望、心寒还有,浓浓的不屑,以及无可改变的决然。

    谁会干涉他的婚事?唯有他的嫡亲长辈。

    回天鬼手一再劝他改为娶妻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这说明,他不仅有嫡系长辈活在这个世上,且这个或者这些长辈定是地位非凡,能量极其惊人的大人物,否则,他绝对无法干涉一尊国帅的婚事。

    可,这个高高在上的长辈,却任由他自生自灭,二十几年来,从来没有过问过他半句。

    陈帅犹记得,爸爸猝死后的那半年,他是怎样度过的。

    先是黑心房东收走了房租尚未到期的早点店,紧接着,爸爸放在出租屋的现金也被人全部偷走,就连值钱一点的家用小店器、新一点衣服,以及爸爸的存折,也都被人一并顺走。

    住处的房东是一个害怕出事的小市民,不敢让一个八岁孩子单独住在他家的出租屋内,干脆做了恶人,将他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八岁孩子,举目无亲。

    在那个滴水成冰的冰冷冬季,他茫然无措,流落街头。

    饿了,只能翻垃圾桶里的残羹剩饭充饥;

    渴了,只能喝冰冷的河水,甚至吃雪吃冰解渴;

    冷了,只能找个避风的桥洞,或是背风的犄角旮旯,独自蜷缩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病了,只能凭着稚嫩的身躯硬扛到底,由天意决定生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个,甚至那些位高权重的长辈去哪了?

    他们何其冷血?何其可恨?怎能不让他失望和心寒。

    如此长辈,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现在,他贵为国帅,他们却又要跳出来干涉他的婚事。

    何其可笑?

    何其荒谬?

    他们凭什么?就凭他们位高权重,予取予求吗?

    “小子,别嚎了,老子的耳朵都快被你嚎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陈帅犹在仰天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好笑!

    实在太好笑了!

    戎马十年,阅人无数,但这样自以为是,厚颜无耻的长辈,陈帅还真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他们把我当成什么了?

    他们养的一条狗,招之则来挥之即去吗?

    他们,没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就算我真是条狗,他们好歹也要给几口吃食,我也才会像狗一样听话。

    更何况,老子是堂堂北境统帅,是猛虎,是神龙,不是摇尾乞怜的哈巴狗。

    我命由我不由天!

    更

    由不得他们。

    “麻烦替我转告他们,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来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“叶家的上门女婿,我当定了,谁敢阻我,我就灭谁,天王老子都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股惨烈杀意席卷开来,还有唯我独尊的磅礴霸气。

    天若阻我,我便破了这个天!

    “我会原话带到。”

    回天鬼手点点头,转移话题问道,“你丈母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车祸伤及大脑,颅内大出血,暂无生命之危,但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。”陈帅也不再纠缠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的长辈,不值得他多费半句口舌。

    他们真敢作妖,那便唯战而已。

    回天鬼手言道,“看样子,你丈母娘对你小子很好呀,竟然值得你小子拿一斤肉来换她的命。”

    陈帅不置可否,再次扭头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刘荃峰则忍不住撇了撇嘴,鄙夷之色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叶曼灵,张珊珊算个球呀?

    别说一斤肉,就连陈帅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